第215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放心吧儿子,爸爸一定不负你的期望!”林昆很配合的有板有眼的说道。

“女的吧?”余志坚继续猥琐笑着问。“昂!”林昆笑着道。“漂亮吧?”“……”林昆白了一眼余志坚,道:“替我照看好澄澄,我看余叔书房里的灯还亮着,你也过去解释下今天晚上的事,别让他操心了。”

“走吧,我跟你去看看。”林昆放下筷子站了起来。李春生满怀感激的看了林昆一眼,但也没说什么多余的客气的话,师徒俩就向车走去。

看老人拿来一个金黄的窝窝头端着几乎能照见人影悉数只有几根面条的面条汤吃喝着。母女两的生活现状她比谁都清楚,每天除了窝窝就是菜撅子,面算是母女两的好伙食了。

林昆抬起头看向徐梅,徐梅脸上伪善的笑容令他恶心,他咧嘴一笑,耍起无赖冲徐梅道:“徐经理是吧,你打电话报警,让警察把我们抓起来吧。”

古龙是陆地的霸主。拥有强壮无匹的体格与蛮力,更具备一些古老的战技。多数是魁梧的身躯,残暴的獠牙,锋利的爪子,坚硬如石的皮肌。在祝明朗看来,小黑牙的主血统应该是更接近古龙一类的。

“你……”林昆轻咬贝齿,心里暗恨道:“这混蛋怎么知道自己最近重了两斤?”

周围的人纷纷小声议论起来,许多人将赞许、好奇的目光投向黄权,周晓雅抹掉了眼神中对林昆的同情,也看向了黄权,此时的黄权看上去得意的极了,不过只有一个人脸色很局促不安,那就黄权身边的周鹏。

路上,冯佳慧给林昆和韩心讲了一下磨盘镇的由来,镇子上有一座山叫马良山,山上有一座寺庙,寺庙的院子中央摆放着一个半径五米的大磨盘,传说明朝的一位诸侯当初封地在此,他最喜欢吃豆腐,那磨盘是他御用的,本来镇子随山名叫马良镇,后来老一辈的人觉得磨盘的名气更大一些,所以就把镇子的名字改成了磨盘镇,其实在后人的眼里,还是马良的名气更大一些,至于那个明朝的诸侯,历史上有数不清的诸侯,谁都不记得他到底是哪一个,倒是神笔马良只有一个。

珍妮马上梨花带雨的委屈道:“李先生,我们只是网上聊的来,谁想到你居然会把我骗到你的房间来,然后对我……对我……呜呜呜……”

老大夫深吸一口,顿时一阵浓浓的烟香弥漫开来,老大夫惬意的呼了口气,一脸认真的冲林昆称赞道:“这雪茄可真是好雪茄,这味道绝了!”林昆哈哈一笑,没说什么,心里却说这雪茄能不好,漠北一号首长的特供,怎么可能差了。

林昆和余志坚都买了酒,买的都是酒坊里最好的酒,这酒坊里的老板认得余志坚,余志坚经常会来买酒,只是不知道这位身高马大的军爷竟然会是省人大的余书记的儿子。

澄澄先住手了,孙洋和苏有朋也跟着停下来,澄澄冲着小胖子啐了口唾沫,语气桀骜的骂道:“小胖猪你给我听好了,你再敢说我爸爸孬,我打死你!”

“我次奥,你小子他妈的还是欠打是吧,好了伤疤忘了疼是吧,今个我要是不好好修理你,你还真特么不知道这磨盘镇谁是天了是吧!”于亮愤恨的冲冯佳明骂道,说完挥起巴掌就冲冯佳明的脸抽过去。

姜峰接到了电话之后,马上就让司机开车载着他亲自到了南城区警察局,正常来说他完全不用亲自出面,只要给中港市中心警察局局长张天正打个电话就可以了,中心警察局兼管着中港市四大区警察局的统管权,市中心警察局局长的地位更是远在其他四大城区警察局局长之上。

房间的桌子上,摆着两个酒杯,点亮一个蜡烛,蜡烛已经烧了一大半,在旁边放着一瓶还未开封的红酒,红酒的商标很醒目,是——XO。

“法兵系的人只要出现在拍卖场里,都是他们先挑,等他们挑好了,剩下的才是咱们其他系的,没办法啊,我们是赚钱,有的运气好能抢钱,可人家是造钱啊……”

林昆长舒了一口气,也没来得及想别的,就赶紧向湖面上游去……

“孙哥,我不是有意不帮你,咱们三个一起出去,不管谁有谁,另外两个人都不能看眼,春生刚才想帮你,是被我拦住了。”林昆笑着道。

余宗华不太喜欢喝茶,但不得不承认,喝茶能潜移默化的影响一个人的习性,可以让一个人慢慢的变的更加沉稳,就像那渐渐泡开的茶叶一样。

三个民警互相看了一眼,脸上的表情都不好看,今天他们是丢人丢到家了,被一个看上去吊儿郎当的小子给狠狠的摆了一道,同时心里也暗暗的惊讶,他是怎么看出自己手里的枪装的不是实弹的?

中年道士锐利的眼神向于亮看去,锐利的目光有些慵懒,同时有着一抹鄙夷的味道,他嘴角淡淡的一笑,回了一句道:“呵呵,你怎么来了?”

林昆笑着拍了拍张大壮的肩膀,“行了,别在这干呕气了,你也喝不了酒,就喝点果汁……”端起酒杯对何翠花道:“翠花,咱们喝一杯!”

林昆也不打算和张举拐弯抹角,就笑着说:“你不是想上面有人来制于亮和他爹么,只要你答应帮我的忙,两天之后我保证能见分晓。”

林昆笑着说:“以后也只有在浪人酒吧有,味道还可以吧,既然瞿小姐来问了,那我也不妨多聊两句,这酒的喝法有很多,你把它和威士忌、白兰地这些洋酒兑起来,味道也很特别。”

林昆的脸上顿时要多惆怅就有多惆怅,眼神费解的看着林昆,这厮的脑袋里都想些什么,语气不屑的道:“你想的美!这是给你的活动经费。”

渐渐地,时间似水,而此刻的战武系内,因被暴打,全身都痛的卓一凡,正在其洞府中咬牙切齿,可又无奈,实在是他与王宝乐不同系,很多办法与手段,也都无法使用。

林昆坐在车里,看着父子俩温馨感人的一幕,她的内心里感触颇多,几天相处下来,林昆给她的印象虽然很流氓,但也确实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重要的是他对澄澄是发自内心的好,这让林昆很欣慰,思绪不自觉的就转到了刚才人工呼吸的时候,最后一下他的舌尖碰到她的舌尖的那一刹那,玉女也好,女神也罢,她总归是一个正常的女人,抵不住男女之间的暧昧情感在心底翻涌,她的脸不自觉的就红了起来。

余志坚说完,余宗华将信将疑的看着林昆肩上的小海东青,这只小鹰隼看起来灵气的很,一点也不像成年之后能把黑瞎子干死的那种神鸟,不过他心里转念再一想,小狗小时候都是可爱的,长大了不就凶了么?

我顺着血迹一路往前走,越来越深入林子,甚至不知不觉间和身后的人拉开了距离。等我反应过来之时,四周的林子里已经飘起了白色的雾气,这雾气越来越浓,很快就遮蔽了四周的树木和我回去的路。同时随着雾气地飘起,周遭开始变冷,甚至我张嘴可以喝出白气。

林昆赶紧拉起了安全装置下的小拉锁,举重器下的安全液压装置启动,缓缓的将举重钢杆给擎了起来,林昆和澄澄赶紧把林昆从举重器的躺椅上拉了下来,林昆躺在地摊上,双眼紧闭,已经没有了呼吸。

周晓雅心里不甘,想要再次的扑向林昆,结果又被林昆一把推开了,这一下她彻底的断了心里的念头,靠在车门上低着头小声的啜泣了起来,像一个小女孩一样,哽咽的道:“昆哥,你是不是嫌弃我脏……”

这妹子脾气和她的外表倒是很不想似,外表看来文文静静的,但其实是名门望族出身,又是什么坤禹派的传人所以高傲的不行。我虽然是个社会混子无业游民,但心里还是有些不服气。这姑娘说话太冲,才见面了没多久就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顿时让我对她刚刚那点好印象全没了,说实话,我最烦这种拽的和二百五似的家伙。都新中国改革开放了,还他娘的以为自己是人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