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出2 > 玄幻小说 >
    农贸市场很大,林昆绕了好半天,才找到张大壮的摊位,只是这摊位前一片狼藉,各种各样的花散落了一地,到处都是泥土和打碎花盆碎片,俨然一副被砸过的场景,而且张大壮夫妇都不在店里,地上还有一滩血。

丁队长和其他的民警,也包括许大头带来的两位民警,脸上的表情均是一凛,他们什么时候像今天这样见到自家的‘主子’像孙子一样示人?目光再看向林昆和余志坚的时候,丁队长的心底顿时冰冷到了南极,他现在真恨不得冲进审讯室里,冲躺在地上直哼哼的胡大飞的狠踹两脚,麻痹的狗娘养的东西,老子今天让你丫的给吭哭了!坑死老子了!

林昆叼着半截烟卷,抱着两个胳膊摩擦着,眼神左顾右盼的想看个究竟,可这周围除了漆黑就是漆黑,啥玩意儿也没有,他刚觉得没意思要回到上面,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吱嘎’的开门声,紧跟着‘砰’的一声,好像丢出了什么东西。

林昆笑着向他解释道:“西域的扒手都是有团伙的,这些人生性狡猾阴狠,光凭他们俩个是无法报复我跟沈警官的,所以肯定会找来其他的同伙。”

沈涛咬了咬牙,有些犹豫,林昆煽风点火的道:“哥们,你要是不想倒着走出去也行,你只要当着我们这些人的面说你不是个男人就行了。”

“一个月至少一万块,而且工作时间还挺自由的……”司机师傅口中念念,回过头又打量了林昆一眼,道:“小兄弟,你是退伍军人吧?”

张大壮回过头,看着林昆说:“昆子,我倒没什么,就是气不过这些人瞧不起你!”

看着林昆一脸毋庸置疑的表情,何翠花把今天的事都说了出来……之前到他们花摊收保护费的黄毛,本来说好了一个星期后再来收保护费,结果昨天晚上黄毛跟其他的几个混混打了一宿的麻将,输了不少钱,心情不好的他一大早就带人到花摊找麻烦,非要让张大壮交保护费,张大壮手里有钱,但那是要寄回老家给父亲买药的,就没给黄毛,结果黄毛一怒之下,就带人把花摊给砸了,还把他们夫妻给打了。

“好啊,澄澄要给爸爸讲什么故事?”“讲……就讲龟兔赛跑吧,这是冯老师今天刚给我们讲的新故事。”小家伙一脸认真的讲了起来:“森林召开运动会,小兔子和小乌龟都参加了……”

董大海气势逼人,从床上跳了下来就准备穿衣服,听手下把情况交代完之后,他手上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暴怒的脸色马上苦苦的压抑了下来,他重新坐到了床上,语气阴沉的说道:“你确定是七号别墅?”

好半晌,一声惨叫从洞府内传出,王宝乐都要哭了,着急的看着自己抬起的双手,又看了看肚子,哀嚎起来。

四个人都不明白,一起看向疯彪。疯彪抽了一口烟,缓缓吐出道:“中港市今天来了一个过江龙,明天保不准会再来两个、三个,形势总是多变,咱们该壮大自己的实力就一定不要手软,而且蒋叶丽那小寡妇不像我当初想的那么简单,之前咱们的人三番五次到她场子里滋事,她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这是在忍,在忍就代表就是在等机会,咱们绝对不能给她这个机会!”

“冯老师再见……”小家伙刚才的兴奋劲儿完全没了,一听林昆说要教育他,马上就蔫了,等冯佳慧走远了以后,他可怜巴巴的问林昆:“爸爸,你会打我么?”

牛大壮是真的怒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被一拳轰飞了,尤其还被陆婷在一旁看到了,这事以后要是传回了国安局,他的脸只能搁裤裆里。

沈曼了解完了儿童拐骗案的最新情报后,就匆匆的返回了审讯室,才刚刚过了十几分钟,按说这么短的时间内是不会发生什么意外的,哪知她刚站在审讯室的门口准备敲门,就听到里面传来痛彻心扉的嚎叫……

青年叹息一声,仔细感应了一下,发现体内的太皇经如同苍龙蛰伏在深渊一般,无法唤出,此刻体内所有的修为消失的干干净净,只余下太皇经的一丝护体气息。

其实唐代中后期,官员经商已经是常态,屡禁不止,到了这南唐,却是禁也不禁了,而周宗就是位极人臣尚行商贾之事的代表人物。

大老王嘴角不由的尴尬的一笑,多少觉得自己有些班门弄斧的味道了,转过头冲林昆说道:“小楚啊,你们一家先团聚,我和其他的同事先上楼了。”又对林昆说道:“兄弟,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

于是他想到了一个办法,在和面具自言自语的商议后,他又幻化出一个小陪练,这个小陪练与之前的大陪练不同,于是他就成为了王宝乐发泄的对象……

原来老捷达的百公里加速至少十秒,涅盘之后至少减少了一半,林昆直接开着老捷达离开了汽修厂,一路狂飙到了马路上,顿时惹来了周围无数双眼睛的侧目,如此狂躁霸气的捷达,整个中港市绝对是第一辆。

可不等他们发现别的符合他们心目中的那个人中龙凤一样的男人,林昆这个在他们眼里痞子一样的男人,已经走到了林昆的跟前,当着他们所有人的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啵的在林昆的脸上亲了一下。

如果让这女人知道了林昆心里现在的想法,她要么会震惊,要么会嘲笑。林昆的心里想法其实很简单,这里看起来虽然老旧,却也别有一番繁华,只要资金充足,就能建造起一片繁华富饶的城市,可包含真实古迹的都市,却是花多少钱也建设不来的,可以将建筑做旧,熏染上古迹的味道,但一座真正古城的底蕴,却是仿造不来的......

待看到众人都神色变化,这些随船的老师才肃然的离去,修灵室的大门,也直接密封起来,灯光也渐渐暗下。

“是啊,是啊,好像是……”尤老三猛地停下脚步,“他刚才啊,就跟杀神下凡一般,可把我吓尿了,我就感觉,他那威风,只怕皇帝老儿在他面前他都视作蝼蚁,又哪里会在乎咱们村野蛮夫的话?”说着话,尤老三连连点头,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自我安慰的甚好。

两个小弟锁好了门,回到了胡大飞的跟前,两人一起说道:“大哥,别跟他们废话了,咱们动手吧!”

林昆玩笑道:“你小子还挺识货呢。”余志坚笑着道:“必须的!”又仔细的端量了一下,脸上露出惊讶之色,“是海……”

三个小家伙又面面相觑起来,最后一起向林昆摇头,他们毕竟是小孩子,逻辑思维不成熟不明白大人做事的道理是很正常的,不过林昆确实不知道再该怎么向他们说了,按照他来看他已经说的够简单明白了。

这一帮子的小弟,也都是些匈奴恶犬的角色,听到于亮一声令下之后,马上就张牙舞爪要砸包子铺,冯远志赶紧上去阻拦,被其中一个一把推开,要不是林昆上前扶住,冯远志肯定是要摔倒地上。

第一站是距离省城一百多公里的黑山镇,黑山镇依山而建,以山闻名,背靠的这座耸天大山就叫黑山,黑山海拔1400多米,是辽疆省最高的山峰,素有东北小珠穆朗玛之称,十年前黑山镇还是一个人口不足两千的小镇,但自从来了几个港台的富商在这里投资发展旅游业之后,小镇上的人口每年都呈几何数字暴增,昔日贫穷的黑山镇也变成了辽疆省屈指可数的几个富镇。

楚相国笑了一下,道:“要不也别三万了,干脆五万得了,怎么样小林,你愿意考虑下么?”

疯彪深锁起了眉头,狠狠的抽了两口,抬起头看着阿狗又确认的问道:“阿狗,消息可靠么?”

传说真假难辨,但这凤凰山上确实有一处极大的石头‘鸟窝’,这鸟窝的造型十分的特别,绝对不是后天人为的,处在凤凰山的最顶峰上。

韩心简单的介绍完了形成,冯佳慧紧跟着讲了两句,冯佳慧的相貌绝对不比韩心差,比韩心稍微成熟了一些,少了一丝青涩更添一份韵味,可声音就不如韩心了,不是说冯佳慧的声音不好听,而是韩心的声音太好听了。

留在最后的那个小青年把包间的门咣的一声又给关上了,为首的小混混带着人过来围住了林昆和耿军狄,为首的小混混指着耿军狄的鼻子就骂:“孙子,知道爷几个为什么来找你么?”

林昆眉头一皱,这好话都说了,这哥们愣是仗着他身上的那层皮耀武扬威,林昆是最看不上这种混蛋,手里握着老板姓的给的权力,兜里揣着老百姓纳税的钱,却在这儿对老百姓耀武扬威的,绝对是揍的轻了。

听着电话里的盲音,林昆心里头一怔,眉头隐讳的一皱,敢情本来这娘们打电话过来就是要来找他的,结果被她给趁火打劫了……洗一个月的衣服啊!

林昆从后厨里出来,嘴里歪嗒嗒的叼着根烟,脚上踩着一双板拖,脸上挂着一丝轻佻的笑容向恶道士走过来,他什么话都没说,但无形中一股强大的杀气已经向恶道士笼罩过去,恶道士抬起头打量林昆,眉头不由的一蹙。

阳光明媚,碧波粼粼,明湖湖畔风景极为优美,湖畔另一侧的庄园,映在碧蓝湖水中,亭榭楼宇,便如海市蜃楼一般虚幻华美。

鳄鱼疼的更加狂暴了,在水底胡乱的翻滚着,林昆握着鬼畜被甩出去后,趁机向透出水面换一口气,从刚才到现在已经几分钟过去了,他正常的情况下能在水底闭气十几分钟,可刚才他给了刘小刚一口气,让那孩子浮了上去,又跟鳄鱼在一起斗上了两个回合,体内的氧气已经有些不足了。

就在此时,怪人终于站在了禅房门口,伸出手推开了禅房的木门。“吱……”木门缓慢打开,年久失修的铆钉发出难听的刺耳响声。怪人那双黑色的眼珠又一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紧接着珠子大喊一声:“动手!”

小家伙的声音很亢奋,马上就引来了周围好几个家长的目光,这些家长都掩不住笑的看向小家伙,又看向林昆和林昆,林昆的脑门顿时一黑,林昆的脸上也有一丝尴尬,林昆赶紧抱起了小家伙,冲林昆告了个别,转身就钻进了车里。

姜峰不吭声,周围也没人敢轻易开口的,过了几秒钟,他对身旁的秘书道:“去把审讯室的监控调出来。”